八卦趣闻

尼泊尔 : 管不了的大麻

[梁佩珊] 每年二月,湿婆节(Shivaratri)是印度教的重要节日,这是三大主神之一湿婆的诞辰,尼泊尔和印度各地的印度教教徒都会到Pashupatinath Temple拜祭湿婆神,人数最高峰期间时过万人,这天亦有大量苦行僧(Sadhu)和教徒聚集在这里抽大麻,于是这天的集体抽大麻成为外国游客眼中的焦点。这天外国人进入Pashupatinath Temple更有特权,当所有尼泊尔人要在长达几千人的队伍,从早到晚排队入内时,外国人竟然能够直接入内「朝圣」。

尼泊尔的苦行僧大多来自印度,他们被公开容许以大麻修行,当地不少朋友也说,他们的确因为过量吸食大麻而不时表现疯癫。湿婆节这天,集体吸食大麻的情况更是长达一整天,可谓盛况空前。有趣的是,其实现在大麻在尼泊尔是非法的。

七十年代前,大麻在尼泊尔的确是合法的,加上尼泊尔满山有机大麻,于是当时加德满都Thamel便成为嬉皮士的集中地(嬉皮士的其一习性 : 以吸食大麻所产生的幻觉来达至内心的修养),但在现在大麻已是非法,现实上却是禁不着,管不了。尼泊尔朋友说,地理上天然种植环境,历史,警察贪污和僧侣问题的影响,很多人不视大麻为毒品,而且大麻在尼泊尔确实容易接触。

这倒是真,在万人空巷的湿婆节中,即使有大量警察驻守,人人也明目张胆地在小恒河旁抽大麻,甚是壮观。平时在加德满都的Thamel,不多游客的小巷中,吸食大麻的年轻人在餐厅公然挑选大麻。走在Thamel的酒吧街附近,从早到晚都有人走近游客,能够以两文三语问要不要大麻。三轮车司机更能提供地下大麻市场的服务。

尼泊尔买到的大麻质素参差不齐,最低质素的10克只需Rs100(约$1),最高质素的10克需要Rs3000(约$30)。

我和朋友们在湿婆节中完全融入节日中,从未磨的大麻粒状,磨碎的大麻碎,到卷成的大麻条也接触过,小恒河旁到处都有人很友善地向我们递上大麻烟,不同于平时的游客区,没有人会主动索取金钱,只是互相分享有的一切。大家坐在一个又一个小庙里围圈坐在地上,一半大麻一半烟草卷成的大麻烟,一个吸完一口传给另一个,直至食完,又有人主动卷新的大麻烟。我本身不懂抽烟,所以也不懂抽大麻,只吸了几口,其实没有甚么感觉,同行朋友们吸了最少5支大麻烟,也同样没有甚么感觉。这天唯一的感觉就是在小恒河旁用以烧尸的Pashupatinath Temple中,满鼻是烧尸体混合烧大麻的味道,甚是有趣。据说湿婆节中,大家分享的大麻是质量最低的,所以即使几支大麻烟,也不会有甚么感觉,后来,有朋友在酒吧吸食过老板请的大麻烟,那是最高质的,于是吸了一支已经头晕。

所以,要在尼泊尔接触大麻确实轻而易举,警察也对这些情况心知肚明,只是由于贪污问题,不执法而已。尼泊尔政府的贪污和效率,也似乎在短期内无法真正执法。

来源: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32876

Advertisements

分类:八卦趣闻

Tagged as: , ,

有话要说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