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卦趣闻

大麻会成瘾吗?

近日因为某些明星吸食大麻的新闻,造成网友们出现了一些言论,例如只是大麻而已,XXX国家都合法化了,你看美国都在推动大麻合法化了,连欧巴马以前都吸过!还看过更有趣的言论:自从鸦片战争以后,中国了解毒品的恐怖!!绝对不能开放大麻!

大麻合法化的观念跟过去我们所学似乎有所差异啊。小时候老师都说大麻是毒品,不能乱吸。随着年纪增长,自己去找了一点数据也知道其毒性与成瘾性较香烟低很多,但是有低到对人体完全没影响吗?于是我开始试着去了解大麻是什么。

其实大麻在古代中国就被广泛使用,但是并不是用来吸食的。中国主要是采用大麻的种仁。在文献中,通常用火麻仁、大麻仁等名称。火麻仁入药开始于 《本经》,原名麻子。主治肠燥便秘、痢疾、月经不调等。中国明朝医学著作《本草纲目》作者李时珍曰:「大麻及金火麻,亦曰黄麻。一枝七叶或九叶,五、六月开细黄花成穗,随即结实,可取油。拨其皮做麻。」(节取)可知大麻除了药用之外,尚有其他作用。大麻为一年生草本植物,期栽种条件不严苛,土壤方面,只需深厚且排水良好的土层即可。气候方面则以温暖湿润气候较佳 [1]。这样的种植条件,难怪新闻上常会出现王小明在自家住宅中种植大麻的新闻。

除了中国将大麻的种仁应用在医疗上外,其他古文明包含希腊、罗马与印度文化,都认为大麻具有放松、兴奋的作用。在近代最常用来缓和癌末病人的疼痛。[2]

了解大麻过去与现在的应用后,我好奇的是其机转为何?在介绍大麻机转之前,一定要介绍内源性大麻素(endocannabinoid)。内源性大麻素会和大麻素受器(cannabinoid receptor, CR)结合,此受器主要目标为 ∆9-tetrahydrocannabinol (THC),是大麻的活性成分。

CR 分两类,在中枢神经系统的内源性大麻素大多作用在第一型大麻素受器(Cannabinoid receptor type 1, CB1R)。神经元的去极化会造成后突触神经元的钙离子浓度上升,此浓度变化会诱发突触后细胞合成与释放内源性大麻素。内源性大麻素和突触前细胞的 CB1R 结合后,会抑制 GABA 的释放,降低抑制性神经传导。[2]

注1:GABA为抑制性神经传导物质,会使神经膜电位下降,减缓神经消息传递。

如上所述,大麻的活性成分为 THC,会和 CB1R 结合,可以解释许多使用大麻的行为结果。当 THC 和大脑皮层 (neocortex)的 CR 结合,会对知觉(perception)产生影响。若是和基底核(basal ganglia)与小脑上的 CR ,则对心理动作(psychomotor)控制有影响。若是和海马回的 CR 结合,则会影响短期记忆。[2]

那大麻究竟是否对身体造成伤害呢?大麻素会对中枢神经系统作用,包括对心理动作行为破坏,短期记忆障碍与刺激食欲等。部分研究指出慢性大麻用户有轻度认知功能障碍的迹象,但是是否是因为大麻直接造成的仍需要证实。一些研究指出慢性大麻用户有较高精神病(psychiatric illness)的风险,但是很少证据显示有直接的因果关系。[3]

无论对身体是否有害,有一件事情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大麻用户有一定比例对大麻产生依赖性与耐受性。长期使用大麻,估计会有 9 %的人会有成瘾性。若是在青年时就使用,则约有 1/6 的人具成瘾性,若是每日用户,25 – 50% 会有成瘾性。且根据 311 个双胞胎的研究发现(假设一组双胞胎有两个人,分为A、B),在17岁前使用大麻的人(A)和而另一个没使用大麻的人(B)相比,长大后会有较高的比例有使用其他药物的问题。[4-7]

找完数据后,发现其实大麻的毒性与成瘾性,似乎没有我想像中的高。在过去我一直认为大麻只要一碰,就会完全陷下去。回到网友一开始讨论的问题,大麻适合开放合法化吗?站在个人立场,我不支持大麻合法化,支持的理由很简单,因为其有成瘾性。每次看到朋友或老爸抽不到烟焦虑的样子,就觉得这些人一辈子都是香烟的奴隶,若是再开放大麻,可能有更多人会成为奴隶吧。

参考数据:

中华本草。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华本草》编委会。1999. 2.1027。
Neuroscience, Fourth Edition. Dale purves. Dale Purves, George J. Augustine , David Fitzpatrick , William C. Hall , Anthony-Samuel LaMantia , James O. McNamara , Leonard E. White. 2007.146-149.
Iversen, Leslie. “Cannabis and the brain.” Brain 126.6 (2003): 1252-1270.
Anthony, J.; Warner, L.A.; and Kessler, R.C. Comparative epidemiology of dependence on tobacco, alcohol, controlled substances, and inhalants: Basic findings from the National Comorbidity Survey. Exp Clin Psychopharmacol 2:244–268, 1994.
Hall, W.; and Degenhardt, L. Adverse health effects of non-medical cannabis use. Lancet 374:1383–1391, 2009.
Hall, W. The adverse health effects of cannabis use: What are they, and what are their implications for policy? Int J of Drug Policy 20:458–466, 2009
Lynskey, M.T.; Heath, A.C.; Bucholz, K.K.; Slutske, W.S.; Madden, P.A.; Nelson, E.C.; Statham, D.J.; and Martin, N.G. Escalation of drug use in early-onset cannabis users vs. co-twin controls. JAMA 289(4):427–433, 2003.

Advertisements

分类:八卦趣闻

有话要说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