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麻学院

《大麻的疯狂》试读:大麻:备受争议的植物

“MARIJUANA”(大麻)是一种被植物学家称为Cannabis sativa植物的墨西哥通俗说法。不管采用什么形式的称呼,世界各地都很熟悉这种植物:非洲称之为”dagga”、中国称之为”麻”、北欧称之”hemp”,而印度称其为”bhang”、”ganja”或”ganja。”虽然大麻可能原产于中亚,但是现在它可以在任何气候下生长,就像乳草和蓟草那样广泛传播,挤垮邻近的青草并茁壮成长,成熟的大麻有3英尺到20英尺高。种植大麻的历史至少有5000年,大麻是最古老的非食用的农作物之一。该作物的茎富含纤维,几千年前就开始被用于编织绳索、制作帆布和纸张。大麻是雌雄异株的植物,雌雄株的比例一致。雌株花蕾分泌一种大麻独有的黄色黏性物质,这种物质含有超过60多种化合物的丰富的大麻化学成分,一些成分具有改变精神状态的功能,非常像Delta 9 THC。公元前28世纪的中国炎帝–神农氏第一次记录了大麻对精神和身体的影响,古代中国人将大麻和酒的混合物作为外科手术的麻醉剂,也用它治疗一些微恙。古埃及人也极为赞赏大麻的医疗功能,而古罗马的妇女则用抽大麻来减轻劳动带来的疼痛。

莱斯特·格林斯普恩博士(Dr Lester Grinspoon)是哈佛医学院的精神病学退休教授,他认为,大麻终有一天会成为一种安全而且廉价的、万能的”神奇药品。”在他的《大麻–禁药》(Marihuana, the Forbidden Medicine)一书中,他声称有证据表明吸食大麻可以减轻由化学药剂产生的反胃现象、预防由青光眼引起的失明、能刺激艾滋病患者勾起食欲、可以作为抗癫痫的药物、缓解哮喘和偏头疼、减轻慢性疼痛、减少伴随多硬结的肌肉痉挛,还可以治疗脑瘫和下身麻痹等等。而其他的医生则认为格林斯普恩过于盲目乐观,因为不可能允许像大麻这样的含有400多种化学成分的”天然药品”应用于现代医学。他们强调,针对大麻的每一项可能的潜在医疗功能,如今已经研发出许多剂量精确而且纯度极高的药品。例如,delta 9 THC的人工合成物Dronabinol已经用于临床多年了,尽管一些临床的肿瘤学家认为它的止呕性不如大麻。近期美国国家科学研究院和英国上议院指出,大麻也许确实具有医疗使用价值,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几个大规模的研究来验证格林斯普恩大麻医学价值理论的真伪。格林斯普恩博士抱怨政府总是过渡关注大麻的危害性,而从不挖掘它的好处,所以那些著名的药品公司也就不愿意去资助必要的研究,正像格林斯普恩曾经解释的那样,”你不可能取得这种植物的专利。”

持续性的使用大麻对身体造成的长期影响,以及大麻是否是使用其他非法毒品的”敲门砖”始终是争论的焦点。尽管大麻有时候确实会给一些人带来心理依赖,但是大麻似乎不会给吸食者造成较大的生理依赖。

1994年,杰克·亨宁费尔德博士(Dr Jack Henningfield)作为美国研究院毒品滥用中心临床药理学的主管,专门从事”上瘾研究”,他曾经按照毒品使人上瘾的程度将主要毒品排序如下:海洛因、可卡因、大麻、酒精、尼古丁、咖啡因。他认为人们最容易戒掉大麻,而尼古丁最容易使人上瘾。详细资料请参见1994年8月2日《纽约时代周刊》的《尼古丁会让人上瘾吗?这取决于你使用什么标准衡量》(Is Nicotine Addictive? It Depends on “Whose Criteria You Use”)一文。,而且看起来它不像海洛因、可卡因、尼古丁、酒精或咖啡因那样使人上瘾。吸食大麻的人也可能会去体验其他的作用于精神的毒品,但是二者之间并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

大麻被认为是其他毒品的潜在”跳板”的这种说法,其实更多的是来源于文化的驱动,并不是由于大麻本身的药理学因素。Delta 9 THC是一种具有高度溶解性的油剂而且有五天的半衰期,这就意味着它可以很快地遍布全身而且会在体内残留一段时间。一名偶然尝试一支大麻烟卷的人三天后依然可以从尿检中发现吸食大麻的痕迹,而当大麻瘾君子在戒掉大麻一个多月后,他的尿检还可能呈阳性。Delta 9 THC可以滞留在身体的不同的细胞里和重要的器官内(和安定、氯丙嗪和奎宁的特性一样),这些会增加伤害身体的可能性,可是这并没有得到相关的证明,对牙买加、希腊和哥斯达黎加那些生前重度吸食大麻者的研究证明大麻并没对心理和生理造成太大的伤害,当然还需要更多的认知、生殖和免疫学方面的研究。

研究已经表明,即使戒掉大麻后,短期记忆力衰退也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试验和实验室动物的其他研究证明,大麻可能会轻微地抑制免疫力,但是最终也没有研究表明delta 9 THC可以改变人类免疫系统。1970年代的那些骇人听闻的传言,例如大麻可以杀死脑细胞、损害染色体以及使男人长出一对大乳房等等,都已经被证明是空穴来风、无稽之谈。

吸食大麻在某种形式上像吸烟草一样可能会损伤肺部。洛杉矶医疗中心的加利福尼亚大学唐纳德·P塔什金博士(Dr Donald P Tashkin)正在对那些有超过十年大麻烟龄且一天吸三四支大麻的人群进行研究,他声称已经有确凿的证据表明,长期吸大麻可能会造成慢性支气管炎,可能会引起主呼吸道细胞的变化,也就是潜在的癌症早期的征兆,而且对分解细胞功能的损伤会增加呼吸道传染病的风险。一只大麻烟卷所含的致癌物质焦油的含量是一支普通烟卷的四到五倍,塔什金博士认为,那些重度吸大麻的人最终会遭受口腔癌、喉癌和肺癌带来的痛苦。可是,更为奇特的是,卷得越紧的大麻烟危害性越小,因为你吸入的烟会少一些。

很少有针对吸食大麻带来的短期影响和大麻毒性的争论,按照美国神经生理药理学学院前院长利奥·霍利斯特博士的说法,一个健康的成年人如果偶尔吸食大麻,大麻造成的伤害比中度饮酒带来的伤害要小得多,但是出于多种原因,有精神分裂症的人、孕妇以及心脏不好的人最好不要吸食大麻。虽然,每年都有数千人因为过量误服一些药品导致死亡,例如过量服用阿司匹林、醋氨酚(一种替代阿司匹林的解热镇痛药)或抗组胺剂的药品都会致人死亡。可是在过去5000年中有关吸食大麻的记录里,却没有一个人仅仅因为吸大麻或使用大麻丧生,大麻是一种为数不多的而且没有明确定义可以致命的有医疗作用的物质。据估计,如果一个人在15分钟内抽100磅的大麻才会致命。

Advertisements

分类:大麻学院

有话要说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