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卦趣闻

抽大麻为什么会饿

为什么吸食大麻以后会狂吃垃圾食品?

来自法国的科学家们曾经在自然神经科学周刊上发表文章,报告写道“小鼠大脑内某些接收器在小鼠吸食毒品后被激活,而且在小鼠禁食时这些感受器也会被激活。”

换句话说,一顿不吃和吸大麻都会激活饥饿感受器。至少,在小鼠身上是如此,吸毒激活了小鼠的嗅觉。

波尔多大学神经科学家Giovanni Marsicano和他的研究团队发表的一份报告中这样写道。

这是因为被激活的感受器处在大脑的嗅觉中心,嗅觉又是公认的引起食欲的因素。

在进行试验的时候,研究人员向小白鼠注射了大麻的作用成分——四氢大麻酚,然后他们发现小白鼠在“吸毒”之后会更加卖力的寻找食物。

当然,小白鼠不是人,和人的嗅觉工作模式也不同。因为生活在阴暗的地洞或管道里,小白鼠们依靠嗅觉寻找食物的时间比人类更多。所以,为了寻找食物,小白鼠更加依赖大脑的这种嗅觉作用。

你以为我愿意被人人喊打么,我饿的时候是跟着鼻子走的……

人类身上会不会也有类似的机制呢?

实际上,从日常生活中,我们已经有所体验了,饥饿也会让人对食物的香味更加敏感。而且居然已经有付诸实战的例子,例如贱贱的的巴西汉堡王在出租车里发放有汉堡味的挂饰,在办公室里工作了一天的上班族一闻到这个气味就受不了了,直接让出租车带到附近的汉堡店吃一顿先……

这件事的科学解释是,人如果不吃饭,大脑会分泌一种叫“大麻素”的物质——这种物质和四氢大麻酚类似,让你产生想吃的感觉。

Marsicano和他的研究团队认为想吃东西的欲望和嗅觉增强可能有关联。所以就做了这个小鼠实验。

他们对老鼠脑中“嗅球”部分进行研究,结果完全验证了他们的想法。

老鼠大脑嗅球中有一种既负责感知四氢大麻酚又能激起老鼠食欲的感受器——禁食和吸毒都能激活这个感受器。

说了那么多,回归到人本身,嗅觉增强的解释某种程度上同样适合于人类,只是过程表达上存在一定的物种差异性。我们身体当中,味蕾、嗅球等多种形式的“大麻素接受器”给我们的大脑传输增强版的生物电信号,从而大幅度提高产生想吃东西的欲望。

那么,这个研究可以用在什么方面呢?

首先,这有可能是众多肥胖人士的福音,想想一顿长跑下来饿的不行了再吃个汉堡,完了白跑了,而如果有了这个研究成果,科学家可以借此开发出减肥药或抗肥胖药物。

实际上在之前已经有类似的药物,叫做“利莫那班”,欧盟核准过这种药物的使用。但是因为强烈的副作用还有研究的不够完善,几年前又退出了市场。

另外,今年秋天在巴尔的摩爆发的大型白色GhostFood卡车也是嗅觉领域的应用之一,虽然这一免费小吃的主题是关于气候变化的高概念艺术项目,但这依然给健康减肥方式带来了灵感。

他们的“鳕鱼”是由植物蛋白和藻类,啤酒通过油炸混合而成。“花生酱”是一种粘稠的大豆替代品,而“巧克力牛奶”是与糖混合的真正的牛奶。但是当合成物与香味结合时,它产生了食客吃真正的东西的错觉。

参与者戴上一个白色塑料面具,濒危食品的气味通过管道进入他们的鼻孔,在闻到味道之后,他们才开始吃这份仿真食物。

科学家说,我们认为作为食物的味道是味道,气味,温度,质地,记忆和我们期望的混合。其中气味占了很大的比例,这是因为嗅球直接连接到边缘系统,大脑的原始部分涉及调节记忆和情感。

作为GhostFood项目的发起人,Simun和Songster没有作为化学家接受培训,他们知道他们永远不能自己制作花生酱或鳕鱼的香味。所以他们要求费城的Monell化学感觉中心提供帮助。

食物气味是非常复杂的混合物。例如,我们认为草莓气味可能由50或60种不同的分子组成。很多时候,科学家不知道所有参与创造特定香味的贡献者。——Monell科学传播总监Leslie Stein

最后让我们再来憧憬一下,不久的将来,这可能会应用到电影或者游戏中,从而让体验者更加沉入环境当中,在讲究逼真性的今天,如果在游戏或电影中加入嗅觉场景,那酸爽,简直了!

有话要说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