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卦趣闻

揭秘:是谁在推动世界大麻合法化?

上周,头牌大麻积极分子——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终于实现了多年前的选举承诺,加拿大大麻全面合法化啦……(不知为啥,很想@川普,嗯……)。

大麻合法化这股风颳到今年,可谓是风声凛冽,站在中国,都能被风给捎著。不管是知名的、不知名的演员,歌手,球星,政客,医生都站出来支持大麻合法化。

比如最近被曝性骚扰的最佳男配角摩根·弗里曼不止一次公开支持大麻合法化,还有演员伍迪·哈里森、比尔·马赫、杰克·尼科尔森,歌手史努比狗狗,前NFL全职业后卫瑞奇·威廉士,花花公子创始人休·赫夫纳……

美国前总统候选人、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还在2015年推出了一项法案,声称将终结联邦禁止大麻的禁令,但不幸的是,他的法案没有得到支持,腰折了,但是还有一大拨一大拨的后来人……


为啥这些人要支持大麻合法化, 推动大麻合法化,出于什麽样的考虑?谋财?自嗨?还是有病?

今天博士就和大家掰扯掰扯,首先,我们要搞清大麻合法化的概念。*本文不涉及工业大麻的讨论

按用途 ➤大麻合法化可分为:娱乐大麻合法化和医用大麻合法化。

医用大麻合法化,是指公民按照当地法律规定,只有通过医生开具的医疗卡,方可从国家许可的药房获得一定剂量的大麻或者大麻素产品,以作药用。

现在奥地利、加拿大、捷克共和国、芬兰、德国、以色列、义大利、荷兰 、葡萄牙、西班牙以及美国29个州和华盛顿特区等地医用大麻均已合法化。

娱乐大麻合法化和医用大麻合法化最明显区别是无需医疗卡,只要你达到成人年龄便可合法购买一定克数的大麻,比方说美国科罗拉多州是年满2


按环节 ➤大麻合法化还包括种植、销售、运输、持有合法化。

荷兰此前对大麻一直保持容忍政策,直到今年2月份才推行大麻种植合法化,乌拉圭居民每月能从领有国家执照的药局购买和持有40公克大麻。

贩卖和运输均有相关法律法规加以管控,所谓大麻合法化并不意味著大麻可以像土豆一样自由出入各家各户。

按成分 ➤大麻合法化还包括大麻及其树脂、萃取物和酊剂合法化。

我们通常所指大麻是毒品包含了大麻及其树脂、萃取物和酊剂 ,现在很多国家和地区将大麻萃取物CBD单独拿出来合法化,比如美国多数州CBD合法。

我们再来看为啥要推动大麻合法化?

一、从毒品的三方面特性来说,成瘾性、危害性、致死率。

成瘾性

在美国国家药物滥用研究中心的翰尼菲博士和非营利社区卫生健康组织UCFS 的班诺维兹博士各自评断的药物成瘾排行榜上,大麻的整体成瘾性排行都是最低(分数高者成瘾性评价较低)。但不表示大麻没有成瘾性,已知大麻成瘾率是9%,咖啡因的成瘾率是13%。
伤害性

2010年,一个英国独立科学委员会对比了20种药品对个体使用者乃至对社会整体的伤害,包括导致犯罪、家庭破裂、旷工旷课以及其他社会问题,将所有的伤害综合在一起后,该科学委员会认为酒精是最有害的物质,海洛因与古柯硷紧随其后,大麻位列第八,伤害性约相当于酒精的1/4多一点。

有科学家对此表示,酒精与菸草带来的伤害较高,主要是因为它们可以合法获取,如果大麻也可以轻鬆获取的话,那麽受到伤害的人数也会增加。

而1995年世界卫生组织的一项研究推断,即便大麻的使用率增长到和酒精与菸草同样的水平,它所引发的公共健康问题也不太可能达到酒精与菸草的程度。

致死率

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2010年公布的药物直接致死人数,大麻:0人;菸草:48000人;酒精:25692人。

大麻的毒性仅为菸草的1/20~200,15分钟内抽完800根大麻菸捲才可能导致一个成年人的死亡,且死亡原因是燃烧形成的一氧化碳中毒导致的。

二、将大麻合法化作为打击毒品犯罪的社会实践

2013年12月10日,乌拉圭通过大麻合法化法案,成为全球首个能合法产销大麻的国家,规定分阶段放宽大麻销售和种植的管制。

老总统穆希卡表示这是打击毒品犯罪的一项社会实践,将大麻从毒品管制转换成公共卫生和健康问题来解决。

这种社会实践的前因是当时乌拉圭毒枭越来越猖狂,既然禁毒的方式行不通,老总统想那就让政府成为供应商,从而可以更好的追踪管控,与此同时还能削减打击毒品犯罪的警力开销,增加税收收入。

据市场调研公司Cowen&Co预测,到2030年,美国合法大麻市场的销售预达到750亿美元,单大麻税收政府将进帐百亿美元。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CIBC World Markets2016年的一份报告显示,大麻的合法销售将可以给加拿大联邦政府和省级政府带来每年高达50亿加元的税收收入。

当然税收不是合法化的根本目的,加拿大自由党政府总理特鲁多曾就实现大麻合法化问题做出说明:

『一方面』和乌拉圭一样,加拿大禁毒措施并没有解决年轻人吸食大麻的问题,而且使得许多人因为少量种植、拥有和吸食大麻而有了刑事犯罪记录。

『另一方面』大麻合法化目的是为了公众的健康和社会的治安,政府从大麻销售商业活动中获取的收入应该全部用在治疗瘾君子、帮助患有精神疾病的人士和用在公众卫生保健教育方面。
三、大麻医疗潜力推动其合法化

截止到2015年,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受理的20个企业,29款新药的成药都与大麻成分有关。

以色列目前医用大麻临床在研项目约有120项,我国汉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研发的「大麻多酚片」已经在北京「十病十药」项目中立项。

在这儿,我们不得不提一股神秘势力,在大麻合法化的历史进程里,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那就是妈妈帮。

卡莉法案

2014年3月1日,200多人聚集在佩勒姆市政大厦,帮助一位母亲为其3岁女儿小卡莉(重症癫痫患者)争取使用大麻二酚CBD治疗的立法法案,法案通过的机会看起来很渺茫,但是随著大量的支持出现,立法者们逐渐开始行动起来,直到卡莉的法案在阿拉巴马州议会两院一致通过,州长罗伯特·本特利(Robert Bentley)终于签署了法案,将CBD用于医疗用途合法化。

2017年2月,秘鲁警方在一次突击搜查时,竟发现了多位母亲在为生病的孩子製作大麻油,一时间引起社会轰动,最终国会议员以压倒性多数票赞成一项将医用大麻合法化的法案,允许大麻油在当地生产、进口和销售。

一名爱尔兰女孩Ava Barry的妈妈一直在为她争取获得药用大麻而奔走,整整两年,终于为Ava争取药用大麻许可证。

巴西年轻妈妈玛格丽特为救治无药可医的小女儿索菲亚(患有一种叫做CDKL5的癫痫疾病),带著大麻油走上法庭,争取医用大麻合法使用权。

2015年巴西国家卫生监督机构 ANVISA批准了CBD进口;2016年底巴西再添两组家庭获大麻种植许可证。

人们发现了大麻的坏处,将大麻定义为毒品;人们又发现了大麻其实没有那麽坏,而且还可以创收,最重要的是还有药用,又将大麻从毒品定义为药品,终归一句话:一切源于爱。

分类:八卦趣闻

有话要说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