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麻学院

药物还是毒品:谈大麻与LSD

首先我想说,药物或是毒品,是由人来定义的。即便是大众认为安全的药物,以错误方式摄入错误的剂量,依然可能造成极大伤害。许多当时社会环境认为对人有害的事物,好比清末被认为会「慑人魂魄」的照相机,在后来都证实无害。如果你对于大麻、LSD 的印象只是来自课本上的管制毒品清单,那不妨想想,小时候学校也教你要做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你做了吗?
再来想聊聊这些非法药物能带来的助益:大麻除了对于癌末、爱滋患者的疼痛、食欲丧失及治疗癫痫很有效果外,作为纤维,麻也是非常好的经济作物。LSD 在启灵方面的功效有些虚无飘渺,暂不讨论,只提微量使用带来的创意与生产力(注一)。快乐丸、摇头丸的主要成分 MDMA,对于治疗 PTSD (创伤后压力症候群)有奇效(注二)。与冰毒在化学成分上相差无几的甲基安非他命,却是治疗 ADHD (注意力缺乏多动症) 的 Adderall 主成分(注三) 。再次回到我的论点,这些药物在不当情况使用会造成伤害,但他们也可以是工具、是助力,端看用户的智能。
至于非法合法的标准:在荷兰、加拿大、美国数州等地,药用大麻甚至娱乐用大麻都合法。你要说一模一样的同件事,在此地合法,是一般成人能够自由选择的娱乐方式,在另一处却是天理不容的重大道德瑕疵,还得坐牢,这我是不认同的。

其次,从所附图表可见:列管的所谓毒品- 大麻与 LSD,在心理依赖性与生理伤害方面都比完全合法、只要年满十八岁就能在每间转角便利商店买到的烟酒还要低。这牵涉到的原因很多,比如:烟酒与现行合法药物的庞大利益让财团出巨额游说政府官员、影响政策,借着排除大麻等药物来保护自身产品的销量与合法地位。或,部分美国政府官员以大麻与墨西哥裔的链接,作为获取更多资源及缩限人民自由的理由(注四)。网络上许多污名化药物的错误信息,都是来自于Scientology (山达基) 教会设立的无毒世界基金会,借此散播恐惧、以八个月收费四五十万台币的那可拿戒毒中心营利(注五)。
这方面我并非专家,有兴趣的人自行查找应该会得到更正确可信的信息。我相信若使用与酒精同标准的管制方式:成年后才可使用、使用后不得开车及操作重型机械。大麻和 LSD 可以是非常安全的娱乐选择。
最后提供两则曾使用药物的朋友经验:
抽大麻让我成为更好的人,很多次我想做冲动决定,但在吸入大麻后我的攻击性减低了,更能放下执着、以他人的角度看事情。短期记忆受影响在初期是满困扰的,但时间久了影响就没那么大,而且这种遗忘的效果类似睡眠,帮助我的心灵放下生活琐事,不再汲汲营营,好好休息。健康方面最明显的负面影响只是 munchies (茫后嘴馋) 带来的体重增加。
我永远记得第一次使用 LSD,很快就了解到嬉皮所说的爱与和平是什么。我全身充满了爱以及善念,开始检讨平日的自己太急躁愤怒,想放下这些,替世界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我也开始天天拥抱平日与我关系有些紧张的父母,并且告诉自己该多运动,改善健康(注六)。
若能重新审视对于药物的看法,在了解风险的情况下谨慎评估,你的人生和这个社会都可以有更多选择,也可能更美好。
(注一) 硅谷正在告诉全世界:LSD不是毒品,而是我们增进工作表现的「私房秘方」
(注二) 美国认可快乐丸中MDMA具高度医疗潜力,可望抚平退伍军人战场创伤
(注三) Netflix 纪录片:Take Your Pills
讨论治疗ADHD,而后被学子使用当成K书药、聪明药的Addrall
纽约时报:美国高中流行「聪明药」
(注四) 好色龙-[翻译] 亚当杀风景 — 大麻为什么非法?真正的原因很丑恶!
(注五) 无毒社会基金会 那可拿戒毒中心
那可拿在台亦有机构 八个月收费四五十万
(注六) LSD属于会致幻的药物,事前请好好做功课,佐以适当的环境与亲友照护,以防危险。

分类:大麻学院

有话要说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