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麻学院

关于大麻的几个实证

人类使用大麻的历史相当早,最早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1]。过去五千年来,人类一直认为大麻具有镇静、兴奋、致幻等效果,在许多宗教与传统仪式上,作为助兴物质使用。一直到现代社会,也有许多倡议团体,开始要求各国政府基于药用和娱乐用途,讨论大麻合法化的议题。但到底就科学证据上来说,人们又对大麻了解多少呢?

大麻主要的成分和作用原理是甚么?
与大麻相关的成分将近五百多种,可能影响大脑的成分就将近70种以上,被统称为大麻素,其中最主要的成分是四氢大麻酚(Tetrahydrocannabinol,THC)与大麻二酚(Cannabidiol,CBD)。目前发现的大麻素受体有两种,分别为CB1和CB2,CB1主要位于人体的神经系统,CB2则主要位于免疫系统。但大麻素也会结合到身体许多其他的受体,因此有非常复杂的药理作用。
体内的大麻素受体要做甚么用呢?
人体内原本就会生成内源性大麻素(Endocannabinoid),例如花生四烯酸乙醇胺和2-花生四烯酸甘油酯等分子。以 CB1 为例,突触后神经元会分泌内源性大麻素,与突触前神经元上的 CB1 受体结合。结合后会减缓信号发送的速度,抑制突触前神经元分泌神经传导物质,弱化突触后神经元的作用。
大麻素会对人体造成甚么影响?
使用四氢大麻酚可能会出现幻觉等精神症状,而大麻二酚则不会造成精神症状。大麻二酚可能具有潜在药用价值,许多人认为大麻二酚能够用于止痛、青光眼、焦虑症等。
但截自2018年六月,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仅仅批准了一款大麻纯化衍生物,作为药物使用。这款药物,Epidiolex ,目前的适应症也只用于两岁以上的雷葛氏症候群(Lennox-Gastaut Syndrome)和卓佛症候群(Dravet Syndrome)患者,治疗罕见的小儿癫痫用,其余的功用都未获批准。
为什么没有批准其他的适应症呢?
医学界对于大麻的质疑主要有两点:高度纯化不易与药理作用复杂。目前要从大麻叶高度纯化出大麻二酚药物,技术上并不容易。即便是合法贩售的大麻二酚类相关产品,品质也参差不齐,甚至有许多产品还残留不少四氢大麻酚。因为年龄和基因的不同,难以定义安全剂量,这些产品很有可能会引起某些人的精神症状。
另外,外部服用的大麻素会作用在全身各种受器,和内源性大麻素只作用在特定区域不同,安全剂量和效果都难以掌握。多数可能的治疗目的,也都没有足够的应用经验。止痛、抗焦虑等宣称的疗效,也都已经有相关可取代的药物,导致研究人员过去对大麻,并不特别积极研究,所以也很难解释大麻对人体的各种效应。
使用大麻可能有甚么副作用?
统计看来,青少年用户和大麻重度用户,较容易罹患大麻症候群(Marijuana use disorder),使用的年纪越轻,症状也严重。对青少年来说,越早使用大麻,会有程度不一的心理依赖、失眠、食欲改变和情绪起伏。统计上而言,较早使用大麻的族群,未来滥用酒精和其他药物的机率也较高。
动物实验也证实,暴露在四氢大麻酚后的大鼠,会有明显的学习和记忆障碍。也有研究在积极厘清大麻和思觉失调症间的关系。虽然大麻也有耐受性的现象,剂量需求似乎会越用越强,但目前普遍认为大麻并不会导致长期成瘾,也没有因为吸食大麻,导致死亡的案例。
除大麻本身的影响之外,多数大麻用户,取得大麻的管道往往缺乏品管,也会顺道吸入大量的杀虫剂、重金属等污染物。这些污染物本身就具有致癌性,对生殖系统也会造成影响。
未来与大麻相关的研究?
目前加拿大与欧洲对大麻的态度较为开放,也已核准 Sativex 这种喷剂用在顽固型的多发性硬化症。未来等待累积更多使用大麻素的经验后,才能厘清大麻是否会致癌、是否会影响长期认知功能等相关长期安全性与疗效的问题。
参考文献:
1.Richard Rudgley. The Lost Civilizations of the Stone Age. 1999.
2.Bostwick JM. Blurred boundaries: the therapeutics and politics of medical marijuana. Mayo Clin Proc. 2012;87(2):172–186. doi:10.1016/j.mayocp.2011.10.003
3.Cannabis contaminants: sources, distribution, human toxicity and pharmacologic effects. Published online 2018 Aug 1. doi: 10.1111/bcp.13695
4.NIDA. (2019, September 20). Marijuana. Retrieved from https://www.drugabuse.gov/publications/research-reports/marijuana on 2019, December 20
5.Verrico CD, Gu H, Peterson ML, Sampson AR, Lewis DA. Repeated Δ9-tetrahydrocannabinol exposure in adolescent monkeys: persistent effects selective for spatial working memory. Am J Psychiatry. 2014;171(4):416–425. doi:10.1176/appi.ajp.2013.13030335

分类:大麻学院

有话要说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