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卦趣闻

抽大麻比喝酒安全?全面查看大麻对身体的影响

英国前药物首席科学顾问David Nutt曾在英国最重要的医学期刊《The Lancet》上发表过一份研究,查看了目前市面上所有的娱乐用药物,计算他们对自身造成的伤害以及对其他人造成的伤害。

在对用药者自身的伤害上,快克、海洛因跟冰毒这三项恶名昭彰的毒品占据了前三名,但紧追在后的,却是可以合法贩售,随手可得的酒精;如果再看用户对他人造成的伤害,那酒精就会远远地抛下所有的娱乐药物,至于大麻对自身及他人造成的伤害,不只远低于酒精,也比香烟还低。

英国前首席药物顾问David Nutt及其他两位药物专家共同研究后做出的毒品伤害表,横轴表示对自身的伤害,纵轴表示对他人造成的伤害。图片来源:《Drug harms in the UK: a multicriteria decision analysis》

如果再看得更细,大麻最重要的伤害是社会经济成本(Economic Cost),这项指针关系到医疗、执法、矫正机构等等成本,也包含了用户降低的生产力,但即使在这项指针上,酒精的成本也高于大麻,而酒精还有一项重要指针远远超过其他娱乐药物就是酒后施暴造成的伤害(Injury),这项指针也包含了酒驾在内,有研究指出酒驾造成死亡车祸的风险是一般驾驶的13.64倍,而麻驾也会影响安全,其风险是一般人的1.83倍。

酒精造成的暴力以及酒驾问题困扰了全世界。图片来源:《Drug harms in the UK: a multicriteria decision analysis》

衡量药物危险性时,另一项重要指针是它的致死剂量及一般用量的比例,比例太低表示用户更可能因为不知道合适的剂量或是其他冲动而导致药物过量致死。以酒精来说,一位70公斤的成年人,一般用量大约是2杯Shot(45g)的Volka(酒精浓度40%),而酒精的平均可能致死剂量是一般用量的10倍,也就是短时间内喝下20杯Volka Shot就可能致死,换算成台湾人常见的58高粱(600ml)大约是一瓶,几年前新闻上就曾出现一件憾事,几个大学生打赌,其中一名同学喝掉500ml的高粱回到宿舍后不幸身亡。

这项指针中,大麻的数据是>1000,目前人类的知识范围中,从没有人因为吸食过量的大麻致死,即使美国部分地区已经将大麻合法化,但在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缉毒局和药物滥用研究所提供的统计数据中,大麻导致死亡的人数始终维持在0,而因为酒精跟烟草导致死亡的人数每年都超过数万。

图片来源:Robert S. Gable《The Toxicity of Recreational Drugs》

另外在成瘾性的部分,无论戒断症状或依赖性,目前可知的研究中,大麻成瘾性都低于烟酒,某些研究中甚至低于咖啡因。

药物成瘾的依赖性,表示对使用这种药物有无可取代的冲动而不会顾虑其中的代价与风险,愿意牺牲许多事物来换取药物,例如喜欢偶尔喝两杯的人也会说他们对酒精有依赖,但酒精成瘾是你会为了喝酒而家庭失和、丢掉工作等等,与单纯爱喝酒是完全两回事,在杜克大学医学中心几位教授浏览了截至前为止的研究,并没有发现大麻会使人产生如此强烈的渴求。

对极端重度的大麻用户来说,大麻的确可能产生戒断症状,在一项长期连续高剂量的大麻研究中,停药者容易出现易怒及躁动不安,少数会有失眠、冒汗跟轻微的恶心,这些症状在重新用药后就消失,显示极可能就是大麻的戒断症状,但整体而言,除了一般用量的用户不会有这种情形外,其症状也远比酒精或尼古丁轻微。

David Nutt也曾在《The Lancet》上发表研究,针对20项娱乐药物评比其依赖性,大麻的依赖性无论在生理或是心理指针中都低于酒精及烟草。

图片来源:《Development of a rational scale to assess the harm of drugs of potential misuse》

上述研究,重点应该放在无论是对自身或是社会,无论是致死毒性或成瘾性,酒精及烟草造成的伤害都远比我们所知的高,也比大麻高,但不表示大麻就是什么健康食品,在目前的研究中,大麻可能对心脏、肺部、肠胃、生殖、记忆及精神功能造成某些不良影响。

大麻会提升心跳频率,增加心脏的负担,可能会对某些族群造成危险,虽然目前没有证据显示大麻会导致心脏疾病或心肌梗塞;大麻烟跟香烟造成肺部的伤害非常相似,曾有研究显示燃烧同样份量的大麻跟烟草,前者会造成更多的有毒物质,但考虑到大麻有效剂量与香烟有着极大差距,这样的实验更多只是影响舆论而非科学价值。2017年美国国家科学院发表了至今最完整的大麻大型研究报告,里头就明显指出,目前没有足够的证据可以说明大麻与吸烟导致的肺部及头颈部癌症有关,但长期使用可能会增加痰的分泌并导致慢性支气管炎等呼吸道问题。

大麻对生殖系统的影响,来自于它会抑制大脑分泌调节生殖系统的荷尔蒙,对男性而言意味着精子数量的减少,女性则可能会有经期失调的问题,以上影响几乎从未导致不孕,但可能会降低受孕机率;而大麻用户中,部分有「大麻素过敏症候群」,可能导致恶心、呕吐等症状,治疗方法也很简单,就是停止使用大麻。

大麻对记忆的影响则与酒精类似,不会使你过去的记忆消失,但会短暂影响你形成新记忆的能力,也就是所谓的「断片」,对成年人来说,大脑保存消息的能力会在药效退去后恢复,但有某些研究指出,青少年若长期使用大麻,可能会对大脑造成永久性的伤害,并长期影响其心理状态,也就是说,就像酒精与烟草一样,无论在合法或违法的地区,青少年都应该远离大麻。

大麻由于长期受到污名化,以及我们对其「毒品」的定位有强烈反感,使我们难以客观地从科学角度来讨论大麻对人体造成的影响,例如国民党立委叶毓兰过去就曾表示,如果因为毒品犯多就要合法化,那台湾要解决人口老化的问题,只要把老人的年龄定义提高,那人口老化的问题马上就解决了。

重新查看大麻与烟酒造成的伤害,就是要从科学角度来破除迷思并且与时俱进,如果未来的医学,可以让65岁的人表现得像30岁,那么我们需不需要重新考虑「老年」该如何定义呢?那现在我们发现一项药物,无论是成瘾性、危险性或是对社会造成的伤害,都比现行合法的烟酒还要低,那我们需不需要重新考虑何谓「毒品」呢?

娱乐药物一直以来都与人类的历史并存,美国曾有过禁酒令、俄皇也曾经禁过烟草,但最终他们都理解到这是不可能掐熄的需求,烟酒也是娱乐药物,把烟酒的用户都算进来,世界上使用娱乐药物的人口就是会有这么多,政府所能做的,应该是尽可能让人民用更安全的药物来取代危险的药物,这也是欧美各国正在进行的工作,透过严格的管制,大麻不只是一种医疗及娱乐选项,更可以降低烟草及酒精造成的庞大伤害。

我们对大麻的负面刻板印象不只是让我们少了一种选择,更重要的是,我们居然因为自己的乡愿,而眼睁睁看着酒精衍生出的暴力与酒驾、香烟衍生出的癌症而无动于衷,当然,每一个痛恨大麻的人都有正义的理由,但正义追根究柢,应该是要解决社会上真实存在的问题,当你的正义感与科学解答抵触时,也许你的义愤填膺,只是出自你还不够了解罢了。

有话要说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