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麻学院

大麻麻人人自麻

这阵子有几位朋友在讨论是否应该开放(至少)医疗用大麻的事情;其中不乏有已经使用多年、或是从很久以前就不避讳使用社交药物(social drugs,或称为「娱乐性药物」)的朋友。
对于这件事情,正反双方各有各种各样的理由,像是赞成者认为大麻其实对他人无害、对用户的负面效果也不如想像的多(至少不比烟酒之类合法嗜好品多);反对者则担心用户沈溺在快感世界中、或是遭到滥用等等。
如果先将前提限定在大麻的成瘾性较其他「目前法定同级毒品」低、而且对于中等份量用户的身体影响程度,也和合法烟草类似,我个人是不反对的;尤其在医疗用的前提下,如果有医师的诊断、控管、处方,把它也视为一种「草药」也未尝不可。
(这个前提是很宽松的说法,也不能算是定义,但只能这样了,不然讨论不完;当然,这个前提是可以挑战或否定的。顺带一提,有某位在美国使用过医师处方大麻的朋友相当推崇它的效果。)
至于我自己,如果有朝一日开放,不见得不会尝试,但并不会主动追求使用。
因为,对于这类嗜好品(包括烟、酒),虽然有时候口头上会嚷嚷哈一根啊、喝两杯什么的,但我仍然抱持着两个态度:
享受它们的优点,但不依赖它们;或者更精确的说,是不依赖它们所带来的欣快感或解放感。人活着都会有压力,过得都很辛苦,但是正面迎战、个别击破才是对的方式,不能期望靠着外物来暂时逃避。
「不役于物」;这句话出自司马光说的「君子寡欲则不役于物,可以直道而行」。我倒是没有君子寡欲那么伟大,只是不喜欢那种一段时间没干嘛就坐立不安、手脚发抖那种感觉。
所以烟草也好、酒也好,都尽可能控制在「没有瘾」的程度。天天来也行、两个月不碰也无所谓。
大麻我没试过,所以究竟有多好(或多不好)、成瘾性有多高不太确定,但简单的说,能少一样生活上可能会有些依赖的东西总不会是坏事。
至于有兴趣想试试看的人,go ahead, be my guest(即使还没有合法,you just take care)。至于我,反正年过五十,尝试什么都有点嫌晚了;说不定到了某个时候,医疗用大麻开放对我来说可能还是个好消息。 🙂

分类:大麻学院

有话要说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